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食饐而餲 >正文

故事:他们之间,是爱情?

时间2019-07-28 来源:小人怀土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来源 |我是九爷(qingaishitang)

入学没几天的晚上,王航到学校对面小超市买牙膏时,看到旁边那家甜品店玻璃门上贴了张启事,招聘钟点工和周末服务员。

他心里一动。

入学前,他就想好了要用最快时间找份工作,减轻一些姐姐王丹的负担。

王航是真的不想再继续亏欠姐姐了……

王航出生于普通农村家庭,姐姐王丹比他大6岁,小时候日子不富有,但很和睦。

父母亲都在外面打工,王航姐弟俩跟着当时身体还硬朗的奶奶。

不想王航9岁时,一场车祸夺走了父亲,母亲也残疾了,脑子还受了伤。赔偿款本就不多,后来几乎全用于给母亲治病。

那年王丹读初三,不到16岁,跟着就辍学出去打工了。

后来王航念书和生活,全靠王丹供着。

王丹出生时早产,身体一直瘦弱。

有一年冬天王丹回来过年,王航看到她两手遍布冻疮——她在一家腌制品厂做咸菜,每天要洗很多原材料,有时候手套破了顾不上换,手就在凉水里泡着……

那年王航念高一,说什么也不上了,非要跟王丹去打工。王丹后来急了竟给了王航一巴掌,说你是要让咱爸死不瞑目吗。

那天晚上,王航蒙在被子里呜呜地哭了。父亲活着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姐弟俩都考大学,父亲崇敬读书人。

后来王航还是回了学校,然后没多久,王丹就嫁了人。

王丹的男人叫李大春,在镇上开了个小饭馆,算不上有钱,不穷而已。

长得不好,五大三粗的,没上几天学,性子也糙。

王丹跟李大春说,他如果保证供王航念完大学,她就嫁给他。

当时李大春胸脯子拍得啪啪响,小事一桩。

王丹就嫁了。

王航去送亲,见到李大春第一眼,心如针扎。

他知道王丹喜欢相貌清秀的读书人,不是李大春这样子的。

是命运和亲情,绑架了王丹作为女人本该有的幸福。

尤其有一次,王航听奶奶说,李大春特别抠,王丹每次跟他要钱,李大春都要骂,有时候王丹挨好几次骂才能拿到钱。

王航的心就像被剐了似的疼……

牙膏也没买。王航径直走过去推开了甜品店的玻璃门,也第一次见到了甜品店的女店主肖岚癫痫有哪些好的治疗措施

肖岚二十七八岁,白皙高挑,很漂亮。看着肖岚似笑非笑地打量自己时,王航却并没有慌乱和紧张,却又一种莫名的亲切感。

肖岚的眼睛跟她姐王丹很像。尤其那种眨眼睛比旁人略快的频率,简直一模一样。小时候,每次看王丹这么眨眼王航就忍不住笑……

而现在,王航想起王丹这么眨眼睛,心里头酸酸的。

肖岚又接连眨了几下。

王航差一点儿眼圈都红了。

肖岚指指店门上的启事,应聘的?

王航回过神来,用力点头,嗯。

肖岚问道,新生?

王航又点点头,嗯。

肖岚一笑。

王航心突突一跳,害怕肖岚再问他别的,比如家庭情况或其他。

但并没有,肖岚又看着他接连眨了眨眼,转头跟店长说,留下看看吧,带他办个健康证。

王航愣了半天才说,谢谢老板。

王航没想到会这么顺利,肖岚竟然只问了两句话,就给了他一份兼职。

还是一份收入不低的兼职,足够他的基本生活——高中时,王航每天只在食堂吃两顿饭。捡最便宜的吃。到大学这几天,王航每天的生活费也只有十来块钱。但就算这点儿钱,对王丹也是负担。

以后王丹会活得轻松一点点吧。王航想。

他觉得肖岚就是他生命中的贵人。

后来王航才知道,肖岚的甜品总店在城里一家商业广场入口处,店面大得多,装修也精美。

大学城这边儿因为针对学生,算是个简易店,平时她不常来这边儿。

那晚,是凑巧碰上了。

但王航不知道,这份凑巧里还有点别的什么。肖岚原打算招聘个女孩的,无论做服务还是搞清洁,女孩都更细腻些。可王航走进来,有些不安地说了意图后,肖岚改了主意。

王航瘦瘦高高,剑眉朗目,分明是个好看的男孩子,眉眼里还有一股少年气,但眼神中却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沉重的东西。

然后肖岚一低头看到了王航脚上的那双球鞋。廉价的黑色帆布鞋,穿了很久的样子。

王航个头很高,但那种清瘦却不是常见的青春期消瘦,而是……营养不良。

或许旁人看不出来,但肖岚认得那种消瘦,因为,曾经她也穷过。

深入骨髓地穷过。

肖岚的家境跟王航不同,但穷这件事,结局是一样的。肖岚家就是电视纪录片中拍的那种贫困山区,深山里头,去上个学都要走几十里,翻过很多山头的地方。

肖岚姐弟三个,靠着肖岚爸在外头打零工过活。从小到大,肖岚穿的衣服都是她姐穿小的。为了减轻家里负担,肖岚姐不到十八就嫁人了,当了妈才够登记年龄,跟着又生了第二个孩子。

不过是换了个身份穷而已。

肖岚不想走她姐的路,求着爸妈要上学。高中时她考到县里,长假期才回去一次,每天吃饭就是米饭馒头就点儿咸菜。那时候,每次看到家境好的同学剩下的饭菜随手往垃圾桶里一倒,都心疼得要命。

但肖岚却没能上大学,高三那年肖岚爸查出来不好的病要做手术,家里根本凑不齐手术费,肖岚退了学进了城。

钱不是靠双手赚来的,而是……肖岚拿了青春换回来的。

肖岚跟了一个外地来做生意的男人整整5年,男人离开时,给了肖岚一笔分手费,她靠着那点经济铺垫,一个人打拼到了现在。

肖岚知道苦的朔州羊羔疯什么医院好人生是什么,不止贫穷,还有命运的窘迫。所以初见,王航才触动了肖岚心里最软的那一处。

然后有天晚上肖岚过来,隔着玻璃窗,刚好看到王航把托盘里的糕点倒入垃圾箱时、突然停住了,然后他用手指捏住了半块儿蛋糕,似乎想送到嘴里去,但随即松开手,哗一下倒掉了。

肖岚的眼眶红了。推开门,她走了进去。

那天是周六,打烊后,肖岚喊住了换下店服要离开的王航,说陪我吃点儿东西吧,这么晚了,大概你也饿了。

然后自己动手端了甜品和咖啡。

王航一愣神,嗅着氤氲的香气,咽了下口水。他早饿了,本打算回去泡一包方便面,没想到肖岚会突然发出这样的邀请。

王航有些不好意思,说谢谢岚姐,我先回去吧。

王航跟着店员叫肖岚岚姐。

肖岚扯住王航胳膊让他坐下,让你吃就吃。

王航突地一顿,王丹也说过这句话。每次王丹从外面回来,会给王航带点好吃的,但她自己不吃,看着王航吃。

王航不再说话,低下头飞快拿起一块甜点塞了满口,口感的甜蜜和心里的酸涩,一下子,把王航的眼泪逼了下来。

王航也不抬头,就那么低着头大口吞咽,眼泪啪嗒掉在桌面上。

肖岚一口都没吃,在深夜通明的灯火中看着王航,看着曾经的自己,没再说出一个字。

之后肖岚仍然很少过来,却每隔一小段时间,把王航的工资朝上调一部分。

多出来的那些,足以让王航渐渐地填补了营养不良的消瘦。

大二那年暑假,王航照旧没回去,多做一个假期基本可以赚出下一年的学费。值得。

那天晚上快打烊了,王航收拾餐具时,突然进来一个中年女人,女的蹬蹬蹬走到吧台前直接给店长说,你们老板是叫肖岚吗,你知道吗肖岚是个三儿,这甜品店就是她给男人当三儿赚来的,她还想转正呢……

女人声音很大,王航听着,突然血往上涌,几乎不假思索,拿起手中的托盘用尽全力砸了过去。

正好砸中女人额头,一声惊呼,女人捂着头直接蹲在了地上。

店长当即报了警。警察来了,稍后肖岚也来了。

好在情况不太严重,只是皮外伤而已。而且警察了解到,中年女人是在网上接的活,有人让她到肖岚的随便哪个店里谩骂肖岚,去一个店给一千块。

事出有因,肖岚又当即表示愿意一次性给女人五千块了断。女人就同意了和解,拿钱走人。

调解完后警察也走了,肖岚让员工也都回了家。

然后门一关,转身就给了王航一巴掌,你疯了是吧?要是刚才打出了问题去了派出所学校会怎么处理你。如果被退了学你怎么跟家里人交代,他们供你念书有多难你自己不知道吗……

王航愣了,几年前他要退学打工,王丹也给过他一巴掌。

他心里有什么崩塌下来,伸出手一把抱住了肖岚。

肖岚僵了一下,一个21岁男人的拥抱,生涩猛烈,继而混乱急切。

肖岚完全可以阻止,却没有。

两分钟后,肖岚跟着王航倒在坚硬的地板上,头顶的灯光发出碎星星一样的光泽。

王航的面容,哪怕在欲望中,也那么年轻美好。

王航什么都没问,关于那次谩骂,那些小三的流言,以及肖岚是如何白手起家。

他清楚他和肖岚没有未来,所以也没资格癫痫病哪个医院最好询问。可是慢慢地,王航开始为这种关系感觉到羞愧。

有时候甚至更糟糕,当他在工资卡里看到多出来的那一部分,他觉得其实这是一种,出卖。

出卖自己,出卖青春。

却停不了手,不知道是身体停不下来,还是停不下换取来的生活——王航再也没跟王丹要过钱,而且到大四那年,他开始反过来负担家里的生活。

因为肖岚在那年,给了王航所在的那家店的十个点的利润。

没有直接把话说破,一切都在不动声色中完成……王航知道这不是健康的情感,却又戒不掉。

那种能用自己的钱来照顾家人的感觉,让王航上了瘾。

直到毕业后王航正式工作了,几个月后,终于动了跟肖岚分开的念头。

那段时间,公司有个清秀简单的女孩喜欢上了王航,开始追他。

不,王航没有动心,女孩不是他动心的类型。女孩只是提醒了王航他的人生,应该去谈一场阳光底下的恋爱,然后结婚生子。

而不是这样不清不白,跟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女人,中间还掺杂着金钱和其他……

而他跟肖岚的年龄差,不同的经济地位,他从未探知的肖岚的经历……他们根本不在同一条路上。

就是欲望吧,身体的金钱的,把他们捆在了一起……

王航越成熟,越觉得这是一个男人的羞耻。

动了念头,王航却又张不开口。

就在不久前,他还用肖岚那里拿的钱,在老家县城用王丹的名字买了个门面房出租——李大春的饭馆基本快开不下去了,脾气变得更糟烂,还跟王丹动过两次手。

可王丹已经跟李大春有了两个孩子,为了孩子,王丹不会离婚。王航能做的,也就是给王丹一份稳妥的生活保障,让李大春为此服了软。

也是肖岚给他出的主意。

这个时候王航提分开,简直无耻。左右都是内心死路。

而这份纠结,终于某天晚上,和肖岚在一起的时候,王航24岁的身体竟然滞涩了。

最后王航颓然翻到一边,黑暗中,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跟肖岚说,对不起。

那天之后,王航没再见过肖岚,是肖岚不再见他了。是啊他都这样了,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呢?

那就分了吧。

可是,恢复到形式自由的王航没接受那个清秀简单的姑娘,却也没能……再接受别的什么人。

更别说主动去爱。

王航好像丧失了爱的能力,王丹留在心里的疤痕愈合了,肖岚却又像根刺一样扎在了那里。

拔不出来,也消解不掉,说不上来,每次想到女人,肖岚会突然蹦出来。

王航只有把精力全部耗在工作上,三年后,事业小有成就。

没想到会再碰上肖岚,那晚加班后,王航吃了点儿宵夜出来时,恰好看到肖岚从一辆车里下来,开车门的是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。

让王航惊诧的是,肖岚已经有了身孕,六七个月了吧?人也胖了很多。

肖岚也看到了他,愣了一下,随即笑起来,冲王航摆摆手打了个招呼。

王航走过去,努力露出笑意,喊了声岚姐。

肖岚也笑,说好巧。

然后指指身边的男人,我先生。

又介绍王航,我以前的店员王航。

落落大方。

男人也落落大方地跟王航握了握手。

哪看癫痫好

男人手很大,宽厚。相貌也是,比肖岚大个六七岁的样子。

肖岚问道,一个人么?

王航点点头。

肖岚又一笑,寒暄两句,说了再见。

王航开着车回住处,一路怅然。

停了车才看到有未读微信,肖岚的。

肖岚说,王航,这一切没有你想的那么肮脏,你付出的青春里是有爱的,而我付出的金钱也充满善意。如果你还记得第一次你为什么跟我在一起,总有一天,你会懂得。

王航看了一遍,又看了一遍,直到屏幕暗下去。

王航坐在车里没动,慢慢想起第一次见肖岚时内心的感受,想起每一次见她内心和自己姐姐的重叠。

想起那一晚拿盘子砸那个女人的冲动。想起第一次拥抱肖岚时的不可自抑……

像肖岚所说,那样的时候,他心里什么都没有,只想靠近她拥有她。

她没问,他也没去想,那是不是爱。

可那又能是什么呢?那时候的王航,从没想过要在肖岚那里得到什么。

肖岚也没有想过要得到王航什么,她对他的帮扶,给予,全都那么发自肺腑。从最初到最终,她没有给他提过任何要求。任何。

包括后来每一次的欢爱,即便附加上了人生的纷杂,但身心那一处的温存和热烈都是真实的。

她想在他那里找回青春时曾梦想过的恋人。

他要在她那里得到彻底的放松以及安全的倚赖。

他们如此渴望,如此需要,如此沉浸,以至于每一次都意犹未尽,都恨不得时光无限延长。

朝朝暮暮,月月年年。

如果这都不算爱,那要什么才是。

是王航后来迷失了,把这种关系慢慢扭曲成了出卖和交易,直至走到死路。

肖岚理解这种迷失,王航太年轻,还驾驭不了利益和情感掺和在一起的关系。而且,他们也的确很难跨越现实的种种。

所以她放开了彼此,放得彻彻底底,转头去认真经营了一份恰到好处的婚姻。

她后来的丈夫,无论年龄还是心智还是经历,都足以安静地包容她的过去,和她肩并肩向前。

王航是何等后知后觉,竟然要过了这么久,才知道其中真相。

被他自己颠覆的真相。

王航没回复肖岚,只在朋友圈发了一句话,拥有过,是我最大的幸运。

按了一下心口的位置,那里依然有一根刺,柔软的。

这一辈子,王航都不打算拔出来了。

它在那里,让王航懂得爱是什么。

看更多走心好文章

请长按下方图片

识别二维码 关注桌子

推荐阅读(点击蓝色小字即可):

《蔡少芬婆婆被骂上热搜:到底是谁在妖魔化“婆婆”?》

《白岩松谈高考刺痛无数人:嘲讽他们的人,大概从来没有穷过》

文:九爷,专写两性小说,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。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:我是九爷(qingaishitang)。

音乐:牛奶咖啡--不想说再见,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。

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在这里相逢。我是桌子,谢谢你的阅读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